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视频空间 >
 
 

Spotify为什么成功有哪些细节做的很棒

时间:2020-05-17 14:21:05

我放一篇采访吧,来自第一财经日报[Spotify的盈利主要来自音乐间的广告,但它需要提高分成比例来挽留更多的音乐人。2010年Spotify税前亏损达到2650万英镑,财务状况不容乐观]网络改变了音乐产业,同时几乎摧毁了唱片业。1999年,非法下载站点纳普斯特(Napster)差点令唱片业分崩离析。两年后,iTunes出现,几乎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在音乐数字化不可阻挡的头一个十年里,音乐业一直在期盼一个救世主——一位可以重塑音乐产业链、将唱片业从盗版音乐和iTunes中解救出来的人。瑞典人丹尼尔·埃克(DanielEk),正是那一个被默默等待的人。这个28岁的谢顶小伙子,创建的数字音乐服务公司Spotify正试图让正版音乐重回主流视野。虽然也曾热衷于从纳普斯特下载甲壳虫和齐柏林飞艇,但现在,埃克被《福布斯》杂志一月刊评为音乐领域最重要的人物——可以拯救音乐于危难的人。Spotify是否能完成互联网对自我的救赎?比盗版更便捷音乐发烧友瞿婧宇最近有点愁。这位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音乐产业系的硕士,回上海之后竟然找不到一个称心如意的音乐播放器。她惯用Spotify。“方便之处在于不用下载,按需点击收听。免费、正版、音效好、速度快。曲库齐全,便于分享”。瞿婧宇说的这个Spotify,由丹尼尔·埃克开发于2006年,在欧洲的部分地区获得了极大的轰动,去年刚刚登陆美国。简单地说,它是一项“自助式”音乐服务。通过流媒体技术,用户只需要点击链接就可以免费收听1500多万首歌曲。而它的盈利主要来自音乐间的广告。当然,如果你想静心听音乐,也可以花费4.99英镑成为高级订阅客户,摆脱烦心的广告;也可以花费9.99英镑成为顶级订阅客户,以便在移动设备上进行流媒体点播和储存歌曲。这种比下载更“温和”的获取方式获得了各大唱片公司的支持。从2008年起,华纳、环球、索尼、EMI等都为其提供正版音乐,这让它拥有了全欧洲最完整的音乐库。四大唱片公司认为,面对源源不绝的非法下载,还不如把曲库免费开放,通过Spotify的增值服务增加用户黏性,并从中获利。当然,作为回报,Spotify授予四大唱片公司一定的股权。环球音乐集团的数字部门经理罗布·韦尔斯称赞Spotify,说他们找到了一条途径让新一代年轻人再次为音乐埋单。超过三分之一的Spotify听众的年龄都在24岁以下,这一人群通常不会为音乐付钱。也就是说,Spotify潜移默化地将非付费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。“那么,唱片公司赚的这些钱都是额外的钱了。”韦尔斯说。Spotify并不是唯一的在线音乐提供者。但相较于Last.FM、潘多拉、MOG等,其提供了独特的用户体验,特别是去年与Facebook结盟后。首先,Spotify提供了第三方软件市场,比如可以建立试听室应用,邀请朋友搞一个“云派对”;还可以邀人参与音乐评比,增加互动性。其次,“Spotify个性化的播放列表建立了其社区分享的核心内容。”瞿婧宇说,“如果我觉得这50首歌是2011年我最喜欢的歌,做成列表之后,Facebook上的朋友都可以看见,你也可以看见朋友的。你喜欢的音乐媒体、网站、博客都可以链接Spotify,做成媒体年度十佳歌曲之类的播放列表。”目前,Spotify的注册用户已经达到1000万人,其中300万人为付费用户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近10个月内,它增加了200万付费客户,增长速度惊人。《福布斯》杂志如此评价Spotify:它像iTunes一样快速,像纳普斯特一样量大,又像潘多拉一样便宜,没有理由不吸引人。丹尼尔则这样解释Spotify的快速增长之道:“只要把付费音乐做得比盗版还便捷,那么我们就成功了。”盗版,特别是非法下载一直是唱片业的噩梦。上世纪90年代,肖恩·范宁和肖恩·帕克创建的非法下载网站纳普斯特严重地冲击了唱片产业。而iTunes的出现令消费者倾向于购买单曲而不是CD,而CD是这个行业的血液。《福布斯》认为,Spotify的横空出世拯救了音乐产业,重新建立了一个完整的音乐生态系统。流媒体播放不仅取代了传统模式的网上下载,完整的曲库和创新的收费模式便于增强用户的向心力。2010年,英国牛津大学颁布了一项举措:在学生公寓和图书馆、自习室等公共区域封堵了Spotify,原因是它占用过多带宽,却引来学生的集体抗议。“在更好的软件出来前,用过它的人就很难戒掉了。”瞿婧宇说。Spotify的阿喀琉斯之踵丹尼尔自信,Spotify可以拯救唱片行业,但音乐人恐怕不那么认为。踏入2012年,你依旧无法在Spotify上听到酷玩乐队的新专辑《MyloXyloto》。截至去年12月26日,这张大热专辑在美国已经累计售出96万余张,其中付费下载占56.3%,CD占45.4%。黑钥乐团和贾斯汀·比伯也对Spotify提出了异议,理由与酷玩乐队一样:支付给音乐家的报酬太过低廉了。举个例子,为赚到每月最低工资1160美元,一个音乐人需要卖出143张CD。但如果以Spotify计算,则需要超过400万次的收听量。这是什么概念呢?达到400万次收听量,除非你碰巧是LadyGaga。但LadyGaga的遭遇更为极端,那张著名的《PokerFace》在Spotify上连续五个月排名最受欢迎的专辑,播放次数达到100万次,但LadyGaga从中获取的收入仅为167美元。乐队UniformMotion比较了音乐人在不同的音乐产品服务上获得的收入,发现音乐支付服务的报酬低得难以置信。一张专辑通过iTunes获得需要8.59美元;亚马逊为6.8美元;直接下载为3.09美元;Spotify收听仅需要0.04美元。在早前结束的“数字音乐论坛”上,MOG的移动产品主管阿努·柯克就直言,音乐人不能从热门的音乐服务中受益,这不仅违背了Spotify对唱片业的公然许诺,也将摧毁双方的盟约关系。去年年底,音乐发行商STHoldings宣布将旗下的200多个唱片厂牌的歌曲从Spotify撤下,理由是后者没有支付他们足够的使用费用。STHoldings是英国一家数字内容与唱片发行管理公司。他们询问了238家厂牌,是否还愿意把它们的产品留在Spotify上,结果仅有四家点头说“yes”。大多数的厂牌认为,在线音乐服务的开发让他们的音乐变成了廉价的日用品。“在线音乐为我们所关注的上百万听众提供了试听的服务,推广了我们的音乐,但是这项服务蚕食了更多的传统数字音乐服务的利益。NPDGroup(市场调研机构)和NARM(唱片销售协会)的最新调查报告都证实了我们的担心。”STHoldings发表公告称。据调查,37%的音乐发烧友(以及46%的普通音乐爱好者)认为可以在线听音乐就意味着他们不是那么必要买下这些歌曲。只有23%的普通音乐爱好者承认他们现在买的唱片比原来要多。“版权费如此低廉,如果因在线音乐而损失唱片销售带来的利润,这是不值得的。”爵士古典厂牌ModeRecords公司的主脑布莱恩·勃兰特表示,就目前而言,Spotify的模式对于独立厂牌来说并不能带来经济效益。而U2乐队的经纪人保罗也认为,就目前而言,Spotify对于音乐人更像一个宣传平台,而不是盈利方式,“我们不是直接从这儿赚钱”。虽然听到了诸多抱怨,但丹尼尔坚持Spotify会为唱片业带来巨大的利润。“现在我们已经说服了上百万的听众花钱来购买音乐,而不是非法地下载。对于歌手,他们能从我们这得到可观的回报。随着Spotify的成长,利润自然也会增加。自从Spotify三年前诞生,我们为版权所有者赚取了超过150万美元,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是欧洲第二大的数字音乐的利润来源了。”这段话几乎是丹尼尔目前应对质疑的唯一武器。当金属硬核厂牌CenturyMedia和爵士古典厂牌ModeRecords离去时,他几乎套用了同样的发言。Spotify的麻烦在于,它需要提高分成比例来挽留更多的音乐人。但财务状况却不容乐观。公司2010年营收同比增长5倍,至6320万英镑。但税前亏损则达到2650万英镑,高于上年同期的1610万英镑。丹尼尔还能暂稳阵脚的原因在于,他手握四大唱片公司的音乐版权,并且完成了多轮融资。其最大的忧虑在于,最初获得的音乐版权将在两年后到期,丹尼尔需要支付足够的资金来防止唱片公司的倒戈,他必须将Spotify变得更强,比如开发更多的增值服务,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,并最终让任何唱片公司无法承受失去它的代价。
共有评论 11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