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图片报道 >
 
 

被男朋友发现我打过胎怎么办

时间:2020-05-17 14:18:04

恕我直言,我觉得很多女权主义的同学,现在的价值观走上了另一个极端:男方只要不能接受女方的任何过往就是渣男;然而,在这和逻辑之下,你会发现女方是可以做任何事情的,考虑一个极端的情况——你不能接受我以前炮友遍天下,你就是把我当生育工具,物化我的器官——这种解读的逻辑是自洽的。本人没有处女情结,也不介意女朋友可能会堕过一次胎。为什么我可以接纳这个?因为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,在我们初次进入一段恋爱,深深喜欢和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都会怀有某种强烈的感情,甚至让人愿意舍弃自我的一切去为对方付出,大家对此应该都有体会。女孩子在情窦初开的时候,可能会有一些这样的经历,在我个人看来,是可以理解的。那么,又为什么是【一次】?这不是在物化女性,因为我甚至在考虑未来可能会做丁克,我不是很喜欢小孩,所以我绝对不会有把女性当生育机器的想法。但是,我需要筛选我未来的soulmate的智商,如果一个女生堕胎太多次,说明这女孩人蠢容易被玩,或者翻译成精确的语言:这女孩容易被人撩拨情绪容易high,并且情绪high的时候就不能控制自己,这从侧面可以反映出她的人格结构中,情绪的影响力很大,相应地ration和intelligence一块就会较弱。以上。虽然自证是基本不可能的一件事情,但我希望通过以上说明,我可以理解女孩子们的纠结与尴尬处境,你们在“给与不给”、“社会歧视和个人情感”的各种取舍中战战兢兢;我也理解不应该物化女性、不应该将女孩子们当作客体而非平等主体的女权理论核心。但是,我现在发现,很多女孩子把这个逻辑推到了一个人极端,在这样的状态下,你会发现即便是约炮的行为,在这个逻辑中会非常和谐与自洽(比如可以解释为单纯地和陌生人/朋友一起玩游戏、和玩五子棋飞行棋木有区别)。我认为这就走入了一个逻辑的陷阱:1.你应当把我当作平等的主体,所以我过去就算再怎么作死,你也应当接纳,因为你爱的是我这个人,而不是我的身体和器官;它的逆否命题是:2.如果你不能接纳我过去的作死,你就是爱我的身体,而不是我这个人,你就是物化我,不把我当作平等主体,你就是渣男;是不是很可怕?女权主义和女权癌,真的就是一线之隔。女权癌们没有考虑到一个问题,男女双方都是平等的个体,没有谁就必须接纳对方的任何行为,双方都可以有自己的标准,你既然要求对方尊重自己的诉求,就也必须尊重对方的诉求,这是人际交往的基本原则,不是爱你就必须无下限的降低自己的诉求。女权主义者们要的是平等的伴侣。女权癌们要的是爸爸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20160103=第一次修改=谢谢各位抬爱,取消匿名了。2016年的第一个答案。祝大家新的一年里,都能活出自己想要的光芒,离自己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近=w=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20160105=二改补充=再次谢谢各位的点赞、讨论和质疑,没想到这个随手写的答案会火...针对大家吐槽的几个地方统一回复一下:一.本文主体所提及的“能接纳一次堕胎”,并不是要强调一次两次还是三次四次、十次百次。而我之所以强调了“筛选智商”这一层面,就是从侧面指出这一点,只是写这个答案时没想到会被顶上来,因此就写得比较简略和匆匆带过。首先,多次堕胎的经历,原因可能是如下四种:1.女孩子容易被渣男骗炮/聊骚(渣男的锅);2.女孩子缺乏维持长期关系的能力,认真对待感情但有心无力,处理不好亲密关系,男方离开;3.女孩子本身就是个女玩家,以睡帅哥为乐;4.女孩子每次都认真投入感情,和男朋友真心相爱完成生命大和谐,但每次都无奈迫于现实分开;这四种可能中,只有4.是毫无理由应该被接纳的。1.和2.是值得考量的,3.是绝对不能接受的。女孩子们会说,1.的情况我们也是受害者啊,为什么不能无条件接纳。正如我在主体中所言,伴侣的智商也是部分人择偶筛选的内容,这无关对错。同时,信息是不可能完全的,一个多次堕胎的女孩,或者多次让女友怀孕的男孩,究竟是哪一种情况,我们不可能知道。这里,就出现了风险这个变量。而厌恶风险乃人之天性。如果女孩子们还是觉得接受不了,请思考这个例子:两个内外条件基本一致的男孩子,同样颜好同样有趣同样体贴,但一个有多段感情经历且每次都让女方怀孕堕胎,另一个感情经历相对单纯,但给女孩子的恋爱体验和照顾不输前者,你考虑哪个呢?除非你真的喜欢浪子玩家约炮侠那种独特的刺激感,否则应该会选择更安全的那款吧?注意:我已经强调,两个男孩子都能给女孩子同等的恋爱体验和照顾,所以还倾向于选择【有可能是】浪子玩家pua的那款的,只能说明你自己就是个女玩家。如果你都不介意,那没问题,说明你是个风险中立者,只是很遗憾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比你害怕风险。看完这个例子,是不是就能比较理解了呢?二.逆否命题没错,我没有用严谨的形式写下来,导致有些同学混淆了大前提和命题部分。这两个命题的主体是这样的:1.如果你是爱我的人而非物化我,就应该无条件接纳我;2.如果你不能无条件接纳我,就爱的不是我的人,就是在物化我的身体(逆否);至于这里的“我”,拥有怎样的过去,是在命题之外的预设大前提。
共有评论 11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